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长篇连载  »  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151---153
第一百五十一章

那个算命的看了一眼地上的酒菜,抿了抿嘴,咽了口唾沫,之后看着我轻轻点点了头. 放下了手中的竹板,接过了我递过去的一瓶白酒。和我轻轻碰了一下瓶子过后,就大口的大口的喝起来,看起来好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,那狼吞虎咽的样子……

「谢谢你请我和我喝酒,萍水相逢,无功不受禄,有什么问题你问吧。」开始我俩一句话没说,就是彼此喝酒,当瓶中的白酒喝下了大半过后,带着醉意,他第一个开头说话,打破甯静。

「我没有什么问题,只想今晚有人陪我喝酒,仅此而已」我扭头看了他一眼,之后转过了眼睛,我真的不想去看他的那张脸,夜晚太惊悚吓人了。

  「你有心事,我是算命的,可以为你解惑的,问吧,不收你的钱的,算是报你一饭之恩,我也不是什么人都算的。」他猛地灌了一口酒,貌似很久没有喝过酒似的,说出这句那个算命的看了一眼地上的酒菜,抿了抿嘴,咽了口唾沫,之后看着我轻轻点点了头. 放下了手中的竹板,接过了我递过去的一瓶白酒。

和我轻轻碰了一下瓶子过后,就大口的大口的喝起来,看起来好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,那狼吞虎咽的样子……「谢谢你请我和我喝酒,萍水相逢,无功不受禄,有什么问题你问吧。」

开始我俩一句话没说,就是彼此喝酒,当瓶中的白酒喝下了大半过后,带着醉意,他第一个开头说话,打破甯静「我没有什么问题,只想今晚有人陪我喝酒,仅此而已」我扭头看了他一眼,之后转过了眼睛,我真的不想去看他的那张脸,夜晚太惊悚吓人了。

  「你有心事,我是算命的,可以为你解惑的,问吧,不收你的钱的,算是报你一饭之恩,我也不是什么人都算的。」他猛地灌了一口酒,貌似很久没有喝过酒似的,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脸上却带着一丝傲气,似乎对自己的算卦本事很自信。

  「我从来不信算命这个东西,事在人为。」借着酒意,我还是说出了自己的主张,我却是不信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。

  「兄弟,有些事情不是你不相信就不存在的。我算的准不准,你不妨一试,反正你没有什么损失。」他扭头看了我一眼,咧嘴笑着,满嘴的口臭和酒气,那黄黄的牙齿,不知道多久没刷过了。

  「呵呵,如果你真的算的很准,那应该能挣很多钱才对,既然你算的这么准,为什么不给自己指条财路,何以落魄到这种地步。」或许因为自己心情极为不好,也或许是喝多了酒,自己说起话来也丝毫不留面子给他。

  「想听听我的故事么?」那个算命的,听到我的这些话也没有生气,而是拿起一个猪耳朵,边吃边说道。或许他也很久没有和别人倾诉了,今天这个偶遇对于他来说也很难得,我对于他或许也是一个很好的倾诉对象。

  「好啊,看的出来,你也是有故事的人。」此事太过安静,就当他是在说评书吧。看他的眼神,这个人以前一定不简单,我内心也充满了好奇。

  「我曾祖父那一代就开始当算命先生,从清朝开始到我这一代已经上百年了。

  算命的方法是一代传一代。原本过去的人,封建迷信,钱很好赚,即使是现在,也是一样,虽然生活水平提高了,但是迷信的人也大有人在。我们家族和其他的算命先生不同,我们家族一直流传着一本历书,算命自有方法。大多数的算命先生都是骗人的,真正会算卦的,少之又少。」说到这里,他停顿了一下,灌了一口酒。「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或许是因为泄漏天机而遭到天谴,从我曾祖父算命开始,我们家族不但没有富裕起来,反而一代不如一代,几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。

  我的父亲临终前也告诉我,不要在算命了,找些正常的营生去做。就这样,他临死也没有把算命的方法传给我。」「由于我父亲没有传给我算卦的方法,所以从小我孤苦无依,只好找其他营生,后来到船上当了船工,四海为家。后来我偶然间在我父亲的遗物中发现了家族的那本历书,再后来跑船的枯燥岁月里,我仔细研读那本历书,开始只是为了打发时间,结果久而久之我还真的要给我钻透了……」说到这些,他擡起头了头,看向夜空,眼神中慢慢的透露着回忆和迷茫。

  「我学会算卦之后,就发现了挣钱的道道。我一点点的打开了名气,做起来算命先生,当时我只给有钱人算,不像现在摆地摊。当时找我算命的有钱人很多,每次算命至少是2000元起,有的时候会更多。我挣了很多钱,娶妻生子,过上了好日子。可是,直到有一次我没有经得起金钱的诱惑,也抱着侥幸的心理,给别人算了一个死卦,并且透露给了那个人……」说到这里,他或许是想到了什么痛苦的事情,眼神中充满了痛苦。

「结果……我就遭到了报应,先是意外被撞成了残废,花光了所有的积蓄,自己的妻子带着孩子卷走了最后一点家产把我抛弃,之后又得上了白癜风,一直落魄到现在的样子………报应啊报应,我后悔没有听我父亲的话。」

听到他说完这些,我才仔细的看他的双腿,原来他的双腿没有盘在一起,每条腿只有半截,夜色的遮掩下,就像盘腿一样,而他的屁股下,垫着一块橡胶的皮子,身体两侧有两个木头做成的手抓的小板凳,看起来他就是用这只手抓着两个小板凳在地上一挪一蹭的走路的。

  看到他的这个样子和经历,让我想起《风云》中的一个人物——泥菩萨,他因为对雄霸泄漏了「金麟岂是池中物,一遇风云便化龙」这句话而泄漏天机,最后弄得全身长满毒疮,没想到还有现实版的。但是我对于他的话语还是不相信,只能说他太过倒霉吧。泄漏天机?天谴?怎么可能?

  「既然你算的这么准,为什么现在弄得连饭都吃不上?虽然遇到了坎坷,但是至少温饱没有问题吧。」虽然我不相信,但是听到此人的悲惨身世,但是还是不由得问道。

  「现在的我,没有其他的活路,妻儿离开后,又没有亲人,我不再算命苟活,还有其他的出路么?而且,我现在算卦只求一顿饭菜,从来不收钱,算是弥补自己的罪孽,为妻子和儿子祈福。虽然他们离开了我,但是我从来不恨他们……我活一天,就算一天,活在当下,从不想明天的日子会怎么样……」听到他最后的话语,我不得不佩服他这类人的豁达,如果我能像他那么想得开,也不会有这么多天烦闷的心情了。

  「兄弟,为了报答你的一饭之恩,我为你诚心诚意的卜上一卦,说说你的生辰八字和名字吧。」他放下了酒,之后拿出了泛黄破烂的本子,和一支不知道在那里捡来的铅笔. 自己闲来无事,就告诉了他我的生辰八字和名字,反正是个陌生人,也不怕会有什么其他的麻烦,更何况,万一他能解开我的心结呢?虽然我没有报着太大的期望。他听到我说出的生辰八字和名字后,就开始在本子上不知道画着什么,像是一种古代的算术,也像是鬼画符,格式有点像现代的方程式一般。总而言之,看不懂………

「兄弟,你最近被情所困……」他画了一会后,就擡头带着一丝不予严明的神色看着我。他说出第一句话后,我就愣住了,这东西还真能算出来?那岂不是,我家里的事情都被他知道了?这个时候,我不由得还惊出了一身冷汗,承认不是,不承认也不是,此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蒙的,一定是胡乱猜的……

「把手给我……」他伸出了脏兮兮的收,我此时像被控制了一般放下了手中的酒,把手递了过去。他抓住我的手后,把拇指和食指捏在了我的中指跟上,闭着眼睛不知道在干什么. 而我只能一直的等待着,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。

  「兄弟,刚刚我捏着你的手指,闭目感受了一下你此时的心境,和你今后的命运……」大约五分锺,我快要不耐烦的时候,他松开了我的手指,睁开了眼睛。

  我大气不敢喘,只等着他的话语,或许他真的能给我打开心结也说不定啊。

  「我刚刚看到了一副场景:在一个少有人问津的海滩上,有一具裸体的女屍,不久之后有一些经过了女屍,他们看了一眼女屍后,惋惜了一声就摇了摇头走开了;又过了一会,又来了一个男人,看了一眼裸体女屍后,思考了一会后,脱下了衣服盖在了女屍身上,之后也走开了,就这样,又过了很久,来了第三个男人,这个男人看了女屍几眼后,就抱起了女屍,之后走到了一个地方,挖了一个坑把女屍埋葬了,并且立了无字碑,第二天还带着纸钱来祭拜她……」

他看着我说道,只是眼神中很清明,没有任何其他的神情,看来他算到了什么,只是没有算的太具体,我只能如此安慰自己。

  「兄弟你最近为情所困,这个情景是你的心境和今后的命运. 其实,这具女屍就是你现在妻子的前世,那些第一批为他惋惜的男人,今世成为了你妻子身边的同事和朋友,而第二个为他盖衣服的男人,就是她今世的前男友或者……现在的情人」,而第三个男人,就是把她埋葬的男人,就是兄弟你………也许你最近什么都不顺畅可能陷入了感情的漩涡和牛角尖,但是过了今晚后,相信我,一定会平平安安,顺顺利利,一切的事情都会圆满的解决

「一些话语,我不方便说的太白。你的妻子可能……,但是如果你真的爱她,就不要介怀她的曾经,真心的对待她,她绝对会回到你的身边,谁都抢不走,曾经陪伴他的另一个男人,就是给他盖衣服的男人,今世你的妻子只是为了还他前世的情,等恩报完了,她自然会离开他的,你的妻子今世要报恩一生一世的,是你,是你把他亲手埋葬的人……」

听到她这些话语,我的头脑内有转过来,我陷入了沉思。两个原本完全不认识的人,像我和小颖,从相识,相知,相爱,最后走进婚姻的殿堂,能够找到上辈子埋你的人,是多么的不容易,我和小颖应该彼此关爱有加,才能不枉费彼此今世寻觅时候历经的千辛万苦。

  小颖和父亲俩人之间,父亲就是那个前世为她盖衣服的男人。今世他们二人的美好,就像花瓣上的露珠。小颖就是花瓣,父亲就是花瓣上的露珠,花因露珠而娇嫩,露珠因花而晶莹。可是当太阳升起的时候,不用触摸,露珠自然会蒸发而消失不见,小颖和父亲之前的美丽是短暂的。当小颖报完父亲前世的一衫之恩,也就是他离开父亲的时候,毕竟我才是前世埋葬她的那个人,她会用今世来报答我的一生一世。

  想通这些,我心中我不由得放松轻快了许多,一切都已经过去,不再去深究自寻烦恼,重要的是活在当下和以后。像算卦的这人所说,过了今夜,一切都会过去,一切都会重新变得顺畅起来,不知道为什么,我此时对于这个算卦的人钦佩不已,原来世间还真的有占卜这一套,对于他的话也深信不疑,因为他的话对我来说,字字珠玑。

当我放松了心情,重新露出了笑容,擡起头想向他道谢的时候,发现他用双手撑着身体,在地上一挪一蹭的向远方走去,临走把酒菜也直接拿走了,看他慢慢的样子,此时却距离我这么远,不知道他已经离开了多久,而我却陷入了沉思而不知。今日萍水相逢,这一别今生恐难再见了。我站起身子,向正在艰难远去的那个算卦人鞠了一躬。

  过去的往事,已经是过眼云烟,无法挽回,重要的是现在和以后,一切都会过去,一切都会美好,过了今日,以后一路坦途………

第一百五十二章

心情好了,一切似乎都变得舒畅了很多。把手插进裤兜里在大街上走着,头脑清明,不一会就找到了回到公司的道路。看着熟悉的街景,感受着夜色的寂静,我的心中也寂静了下来。是啊,那个算卦的高人说的对,父亲总有一天会离去,小颖早晚会属于我一个人,自己去和一个苍老的人去计较此时的得失,有意思么?

  而且经过这次,俩人以后或许就会断绝暖昧关系了吧,毕竟这次的事情全家三人折磨的不轻。

  回到了办公室,我准备把手从裤兜掏出来,只是手掏出来的时候,带出了一张纸。此对我有些疑惑,我记得我裤兜里只放着手机,怎么会突然跑出来一张纸。

  我拿起来了那张纸,那是一张泛黄的破烂纸,只见上面用铅笔写着四个字:深藏不漏。

  这张纸不是那个算卦的人的么?可能是我当时坐在他身边思考的时候,他写下这段话,偷偷塞进了我的裤兜里,之后离开的吧。今天他说的话很有哲理,也对应我现在的状况,只是一些话他说的模模糊糊,模棱两可,或许是害怕泄漏太多的天机吧。以后的情况具体会如何,没有告诉我,小颖对于父亲的恩情,回报完了么?现在回报完了还是没有回报完?这些都是未知数。

算了,心结既然已经解开,何必再去钴牛角尖呢。回到办公室后,带着放松的心情,我在办公室沉沉的睡了过去,这段时间一直失眠,好久没有睡的这么香了。

  第二天,带着愉悦的心情开始上班,现在我内心里面的唯一疙瘩就是小颖是否怀孕的问题,不过现在我的心情好了很多,听了那个算卦的话语,就算怀孕了又如何?一切顺顺利刺,那么就算怀孕也应该是我的,不知道为什么,我会对那个算卦的话深信不疑。

到了晚上马上要下班了。我突然接到了小颖的电话,电话里她说今晚不回家吃饭,想和我到外面吃。我知道小颖有话要对我说,虽然我不知道她要和我说什么,但是我能猜到一些,这些不正是我所期盼的么?经过了昨晚,我应该和小颖缓和关系,不能在这么下去了。

  到了晚上,我相约来到了一家西餐厅,要了一个雅阁,等待着小颖。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后,小颖如约而至。自从那段时间开始,小颖的面容一天天憔悴下去,似乎她在提前衰老一般。

  我俩要了两份标配的西餐,两杯红酒。饭菜很简单,本来嘛,西餐就是这个样子。

  「老公,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来这家西餐厅的时候么?」西餐上来了,我俩都没有动手,都那么安静的看着对方,彼此的表情中都蕴含着千言万语。小颖用双手托着着下巴,含情脉脉的看着我。

  「当然记得,那是我第一次真正和你约会的时候,也是在这里,我第一次对你表白。可以这么说,这里是咱俩感情的起点。」我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表情,因为我看不到自己的脸,或许有回忆,或许有怀念,或许有……

「那一次老公你好傻,我记得当时你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全,磕磕绊绊的向我表白。虽然那个时候你送我的玫瑰不是最贵的,表白的词语也不是最美的,但那是我最幸福、最感动的时候。」小颖憔悴的脸上带着微笑,只是微笑中都透露着一丝伤感。

  「是啊,那一晚咱俩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,我俩聊了很多,那个时候的我也是最幸福的时候,尤其是你答应我的追求的时候。」我环绕着这个熟悉的雅间,雅间的装饰和布局已经改变了,但是那种熟悉的感觉一直萦绕在心间。

  「也就是从这个雅间,咱俩的幸福彻底开始,这里充满了咱俩第一次的回忆。

  只是……只是不知道,咱俩会不会因为这个雅间而……结束……」小颖微笑着说着这句话,伤感的眼神中已经蕴含羞泪水,泪水随着脸颊开始流淌。

  「为什么这么说呢?你想离开我么?」听到小颖的这句话,心里不由得有一丝紧张,这是发自内心的感觉,也是自己最真实的感觉,但是我此时的表情应该还是镇定的。

  「不是的,我从没想过要离开你,从咱俩进婚姻的殿堂开始,我就决定跟你一辈子,无论经历什么样的风风雨雨,我都愿意和你相伴到老,只是我感觉你要离开我了。我最近不知道你到底怎么了。我只感觉到了咱俩感情的冷淡,还有你对我的疏远。这几天我一直努力着,但是我好害怕,害怕你厌倦了我。你要离开我……」

小颖这一刻终于崩溃了,在我面前崩溃了,她用一只手撑着自己的额头,任由秀发散落下来,轻轻的哭着,这些天我带给她的委屈,似乎这一刻都要发泄出来。

  我此刻没有立刻回答小颖,而是安静的看着哭泣的小颖,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小颖。离开她么?说实话,我俩的感情我从来没有真正想过要放弃。

  「小颖,你想多了。其实你没有错,一切的一切都错在我。其实有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挺不是男人的,明明自己做错了事情,却让别人去承受,没有担当,没有胆量。却去和别人发泄自己的不满,结果伤害了所有人……」我只能用这些暗语去回复她,再保证不摊牌的情况下,我真的找不到合适的语言。

  「老公,求求你,告诉我好不好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就算你让我去死,我也毫无怨言,但是至少让我死个明白,好不好?求求你……」小颖突然抓住了我的手,梨花带雨的小脸坚决的看着我,看来她的忍耐已经达到了极限,她急于要知道答案,我到底是不是发现了她和公公的事情,还是有其他的原因。

  「其实……其安我就是感觉太累了。为了这个家,为了工作。工作上不顺心,家里还总出现波折。从母亲去世,再有父亲出事,工作上总遇到波折,生活上也……我—直以为我定个坚强的男人,但是自己也有自己承受不住的时候。最近一段时间,我特别的烦恼,或许咱们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幸福,我现在忧郁的情绪与现实有些不匹配。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抑郁症,自己最近总是无法专心,自寻烦恼……」

思考了许久,我说出了自己所有的烦恼,除了那一夜所听到的事情没有说出来,也说出了自己真实的感受。我最终还是没有勇气说出自己内心曾经最羁绊自己的事情,如果自已有破釜沉舟的勇气该多好。

  小颖一直安静的听我说着,我尽可能找其他的理由去隐瞒这件事情,转移她的注意力。在冲动和理智之间,经过昨晚的事情,我最终还是选择了理智,我此刻想的是怎么维护这个家。这些话语也是我内心的真心话,只不过不是重点,也算是自己「善意」的谎言吧。

  小颖听完我这些话后,不由得松了一口气,其实我最怕的是我如果在这么折磨她,小颖会不会傻傻的做了傻事?如果小颖真的做了什么傻事,那么我真的就是后悔莫及,百死难赎了。我俩说了很多的话,这个时候我想起了那条手链,那条父亲送她的手链,我发现小颖似乎好久没有带过它了。而且,我前段时间一直要告诉小颖真相的,只是被一些事情给耽误了,也忘记了。

  「还有,小颖,其实……其实那条手链不是我送给你的。那条手链其实是父亲买给你的,他说……他说是为了感谢你对这个家的付出,还有他生病时候的照顾。我确实,确实忘记了你的生日。我一直想要告诉你,只是……或许这件事情说出来自己心里能好受一些。」

自己最终的原因不能说出来,自己心里感觉到很不痛快,仿佛有一口气吐出来,或许把自己心中除了这件事情以外所有的事情吐露出来,能让自己的心更加豁达一些,不再感到压抑。

  听完我的长篇大论,小颖沉默了,她似乎再回忆什么,回忆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,这段时间我的表观,她似乎也在验征我这些话的真伪。

  「谢谢你,老公,你能和我说这么多。咱们先说手链的事情,你不用纠结,其实我早就知道这件事情,因为我发现了购物小票。当时我确实很生气,但是后来我想通了,想到了你对这个家的付出和辛苦。难道你没有发觉,那条手链我现在很少带的,虽然我很喜欢那条手链,但是那毕竟不是老公你送给我的,我最喜欢你送我的项链,并不是因为它有多么贵重,也不是我多么喜欢它的样式,我最喜欢它,只因为它是你送给我的。」小颖把头枕在自己的胳膊上,就那么安静的看着我。

  这个对候我才想了起来,确实,除了在家之外,小颖外出几乎不带那条手链,只是带着那条项链,或许在家带着手链也是给父亲看的吧,为了不辜负父亲的那一份苦心,也为了给父亲的一丝安慰,大多数的时候,那条手链都安安静静的躺在属于它的盒子里。

  「其实你可以一直带着那条手链的,长辈送给你的东西,有什么的。」我低下头喝了一口红酒,同时把目光转移到红酒上,不让小颖看到我的眼睛,我怕眼神中会流露出什么东西出去。

  「咱们不谈手链的问题了,老公,有时间我带你去做一下心理咨询吧,让自己的内心得到一刻缓解,或者你请个长假,咱们出去散散心。上次去桂林,因为父亲出事,咱们提前结束了行程,想想咱俩的幸福时光,还真的很怀念。」「心理咨询的事情就免了吧,还没有那么严重。至于旅游的事情,再说吧,至少等忙完这一阵子的。」

「老公,以后开开心心的,如果我哪儿做的不好,做的不对,你就告诉我,我一定改正。为了你,为了这个家,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。有什么事情,我愿意为你分担,只希望你,永远不要抛弃我……」

「咱们不管以前如何,至少从今晚开始,从这家西餐厅开始,从这间雅间开始,就让咱俩重新开始,就当做咱们是第一次相遇重新来过,好么?原来一切的烦恼和不快,都过去了——」小颖的头从胳膊上抬起。目不转睛的看着我说道,艰眼神中带着一丝隐晦的祈求,如果不是了解事情的原委,我或许看不出来这些。

  她是在安慰我,也是在安慰她自己。

  过去的一切都已经发生,一切都已经成为定局,对光无法倒流,再去纠结有意义么?如果想继续的和小颖生活下去,想维持这个家的完整,那么自己的重点已经放在当下和以后。虽然心中还是有些不快,但是我希望时间能冲淡这一切,而且那个算卦的说过,今天开始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……

第一百五十三章

接下来的时间,我和小颖谈了很多,大多数的时候是小颖在说,我在听。我俩从初次相遇,一直到现在,中间经过的坎坷和趣事,有幸福,也有心酸。彼此像初次相遇一样,彻底敞开了心扉去倾诉,除了父亲和小颖的那些相关的事情,几乎我俩吐出了所有的秘密。压抑在心中的一切东西释放了出去,心中不免得有些轻松,随着深入的倾诉和交流,我和小颖的感情似乎也在一点点的回升……

「老公,我可能……我可能怀孕了……」谈到了最后,小颖终于吐出了我最想知道的一件事情,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低着头,不让我看到她的表情,她虽然被我用善意的谎言隐瞒了过去,但是她说出这件事情的时侯,还是显得很没有底气。

  「真的假的?」我装作十分惊讶的样子询问到。

  「我是说有可能,我还没有去验证……」小颖深吸了一口气,最近这段时间我俩也经常做爱,虽然是和父亲穿插着来的,这就是她唯一敢于和我说这件事情的底气。

  「避孕环有避孕失致的先例和可能,这点我知道的。怀孕了,这不是正好么?

  原本咱们不就商量要二胎的事情么?原定于年底你摘环的,现在不是免得麻烦了……」我装作欣喜的样子说道,就是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是否真实,经过刚刚的心理释放,我的心情好了很多。我之所以这么说,不是我想要这个连父亲是谁都无法确定的孩子,而是……而是最后试探一下小颖,试探一下她最终的想法和态度,她的决定也能反应出她是否后悔,对我和父亲之间的感情份量到底是什么样的区别和比例……

「不行。」小颖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,直接拒绝了我的话。她像是没有经过思考脱口而出,她和我的想法应该一样,如果怀孕,这个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根本无法判断,万一孩子是父亲的,小颖也不愿意生下来。小颖的回答虽然很筒短,但是让我很欲慰。

  「咱们根本没有做好要第二胎的准备,而且咱俩也没有调养身体,如果真的怀孕了,这个孩子怀上的时候,咱俩的身体状态是否健康无从得知,所以这个孩子不能要……」小颖脱口两出拒绝后,就是调整好情绪,开始慢条斯理的说着她自己的理由。

  「真的不要么?如果怀孕你要堕胎?它毕竟是一个生命啊……」我口不对心的劝着小颖,看看她的态度是否坚决。

  「那我就做一些善事为咱家积福赎罪吧,这个孩子绝对不能要,至少等明年咱们再要孩子,好么?老公……明年我一定为你再生一个健康的宝宝……」小颖的态度十分坚决,坚决不能要这个孩子,同时也答应了明年生二胎的要求。我装作失望的回应了一下,低头喝红酒的时候,我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欣慰和欣喜。怀孕不是小颖所愿,她执意要打掉这个孩子,也算标明了态度,我也就不想太过深究这件事情,木已成舟,如果怀孕就无法改变,只能强适自己接受现实。

  「吃点东西吧,咱俩只喝红酒,牛排一点都没吃……」小颖用刀叉给我切了几块牛排,刚刚我俩一直谈话,气氛也比较压抑,牛排什么的一口都没吃。

  「好的,你也吃一些……」谈话过后,心情放松了艰多,也稍微有了一点胃口。

  「明天……老公你陪我去医院。好么?如果真的怀孕了,咱们就直接把孩子打掉,我希望到时候陪伴我的是你……」小颖轻轻咀嚼着牛排,此时的她应该没有尝出牛排是什么味道,因为所有的感官都不在舌头上。

  「好的,我明天下午请假陪你去医院……」既然一切都要挽回,我也要放弃过去,把握当下,为未来做准备,尝试着和小颖回到原点。

  「老公,如果到时做了人流,我想去妈妈那里去养身体,不想在家里。」「为什么要去麻烦妈妈呢?你在家不是也可以么?

  有父亲在家照顾你……」小颖人流后要去岳母家养身体,倒我感觉到意外。

  「不,还是在妈妈家养身体比较好,毕竟父亲是男人,人流后的女性妇科问题……他不方便的……」小颖低头看着牛排轻轻的说道,其实她和父亲已经熟悉的再也不能熟悉了。只是趁着我还没有发现他俩的事情,与父亲开始保持距离。

  也确实,如果她不拒绝这个事情,旁观者也会觉得她和公公之间会有暖味,有公公照顾儿媳的,但是没有公公照顾生妇科病的儿媳的。

  好吧,咱们等明天检查完再说……」吃完了饭,我和小颖没有打车回家,而是像第一次约会的那样,牵手一起走在大街上,看着熟悉的街景,享受着夜色,谈论着彼此喜欢的话题。我俩很久没有这样的谈过心了,今天晚上貌似是结婚后,我俩交流最多的一天。我和小颖都享受着此时的时光,仿佛这个时候我俩忘却了一切烦恼,头脑中都是初次约会时候的回忆和甜蜜。

  甜蜜的时光过的总是最快的,不之不觉中我和小颖就步行到了家里,父亲还没有睡,因为时间还早,父亲正在看电视。按照一般家庭正常的交流,我和父亲进行了沟通,因为和小颖交流而放下了部分心结,我和父亲谈话也比较自然。开始父亲还比较拘束,慢慢的也放开了。小颖回了卧室后就再也没有出来,可能是不知道此时该怎么面对我和父亲间的谈话,所以她选择了「回避」。

我泡了一壶茶,和父亲边喝边聊,我告诉了她小颖可能怀孕的事情,明天将去医院检查和堕胎。对于一般家庭而言,打掉孩子也要告诉父母一声,毕竟是家族的血脉。当父亲听说小颖怀孕的消息后,他显得十分震惊,手中的茶杯差点掉在地上。只是震惊过后,就是复杂的情绪,换做别人,或许认为是因为还要添孙子或者孙女而激动,而我从父亲的表情中读出了激动,还有恐惧,他也怀疑到了这个孩子是不是他的。

  当他听到我和小颖准备把这个孩子打掉的时候,父亲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放松,但是也有一丝心痛,或许是心痛小颖要遭罪堕胎,也或许是心痛那个很有可能是他与小颖的结晶一一爱的结晶,但是他自己也知道,理性的考虑这个事情,这个孩子不能留,虽然他在内心中也有自私的一面,希望能有自己和小颖的孩子,但也只能想想罢了,毕竟是一个孩子,万一孩子出生后,谁也不能负得起这个责任,万一以后有什么事情,最大的受害者是孩子。父亲对此的表情是复杂的,心疼、激动,但是更多的是懊悔和自责。父亲也没有反对堕胎,他或许也知道这孩子很可能是他的,而这个孩子绝不能来到这个世界上。

  这一夜,我和小颖相拥而眠,体会着回归升温的温情,而对于父亲来说,这一夜或许是个不眠之夜吧。

  第二天下午,我和同事借了一辆车,毕竟今天有许多事情要做,有辆车方便一些。之后去小颖公司接了小颖。随后我辆开车先回到了家里。毕竟可能要去岳母家养身体,小颖要拿一些衣服,所以回家收拾下换洗的衣服和洗漱用品,做好准备。父亲在家里,呆呆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正在收拾东西的小颍,此时他的注意力没有在电视上,父亲的余光最多的是落在小颖的肚子上,那里孕育的可能就是他的孩子,他和自己最爱的女神的结晶,这个孩子多么的来之不易,只有他和小颖知道。可能是自己的未出世的孩子,还没有出生就要教扼杀掉,父亲又怎么会舍得呢?

  临走的时候,父亲眼神中的那份依依不舍,已经没有任何的隐藏,像是在和自己还没出生的孩子做最后的告别,而这种告别却是「生离死剐」。外人就算看到这种情况,也没有人会多想,就当是爷爷舍不得未出世的孙子孙女。父亲没有陪我们去医院,他借口要在家给我做饭,或许他是因为不想面对可能的那种「离别」。

 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里,挂了号,就开始准备儆检查,躺在B超的床上,小颖紧张的紧紧攥住我的手,我也轻轻握着小颖的手给她鼓励。医生开始给小颖坐着检查,我和小颖紧张到了极点,我们想知道检查结果,却又害怕检查结果。终于检查完了,那位女医生看着我们夫妻俩,欲言又止,这可把我和小颖吓环了。

  「没有怀孕,是经期推迟,是一种月经失调的疾病。」女医生说出了这句话,当时把我和小颖弄的愣住了。原来的时候,我认为小颖是99% 怀孕了。我甚至连小颖的行李都擡到车上了,准备去岳母家里,我甚至事先都给岳母打电话了。

  可是检查结果却出乎了我的预料。

  「真的没有怀孕么?你确定?」听到医生的话后,小颖似乎不再虚弱,而是一下子从B超检查床上坐了起来,把医生吓了一跳。

  「确实没有怀孕,我确定。你俩不要失望,不要灰心,想要孩子就不要着急。」那位女医生把我俩当成了急于要小孩的小两口,竟然害怕我俩因为没有怀孕而感到失望,但是她恰恰没有想到,我俩的意思和她的想法是相反的。

  「女性月经周期一般为21——35天,平均28天。提前或延后了天左右仍属正常范围,周期长短因人而异。但是如果超出了天数还没有来月经,即为月经推迟。影响到女性中枢神经以下丘脑一垂钵一卵巢轴以及子宫的各种因素,均可能导致经期推迟。可发生在有排卵性的月经周期内,也可发生于无排卵性的月经周期中。」那个女医生开始在一边解释原因,长篇大论,而我和小颖却仔细的听着,虽然心中很是激动。

  「至于导致经期延迟的原因有很多种,例如慢性妇科疾病,或者经常服用避孕药,内分泌失调,精神压力过大等等,都可以导致经期延迟,我给你开几幅药回去吃就可以了。在日常生活方面应有规律,多注意休息,避免劳累过度,尤其是经期要防寒避湿。防止过度节食,保持心情舒畅,加强锻炼,提高身体素质。」女医生说完这些之后,就开始给小颖开药单子。

  「老公……」小颖转过身子,一把抱住了我,喜极而泣。我的内心也是一样,心里很激动,还好,这个结果是我最想要的,还好,一切都是虚惊一场。如果不是现在在医院里,我肯定也要大哭一场。那个算命的,算的还真准,果然这个坎坷和烦恼过去了,一切事情都顺心过了。

  「好了,老婆,不用堕胎遭罪了,别哭了……」我抱着小颖,轻轻的拍着她。

  她激动是因为终于没有怀上父亲的孩子,而我激动,我的原因只能是不让小颖堕胎而受苦,毕竟我此时扮演的是一个不知情者的角色。

  拿了一些药,走出了医院,看着天上蔚蓝的天空,走进医院和走出医院,前后也就半个小时,但是我和小颖的心情却经历了巨大的变革。现在……

喜欢看“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151---153”的人也喜欢:

  1. MUSK-020-むちむち婦人のくいこみ挑発佐藤みき 

    MUSK-020-むちむち婦人のくいこみ挑発佐藤みき

  2. MUSK-021-暴走性欲女醫~全部、搾ってあ?げ?る~結城みさ 

    MUSK-021-暴走性欲女醫~全部、搾ってあ?げ?る~結城みさ

  3. MUM-147B-ママは知らない…思春期の娘との歪んだ愛の日常。なごみとしおり仲良し姉... 

    MUM-147B-ママは知らない…思春期の娘との歪んだ愛の日常。なごみとしおり仲良し姉...

  4. MTYD-002A-妻の寢取られ記念日春菜はな 

    MTYD-002A-妻の寢取られ記念日春菜はな

  5. MTYD-002B-妻の寢取られ記念日春菜はな 

    MTYD-002B-妻の寢取られ記念日春菜はな

  6. MUGON-109A-無言作品集17酔いつぶれた同僚傑作集3 

    MUGON-109A-無言作品集17酔いつぶれた同僚傑作集3

  7. MOMJ-099-隣のいいなり妻紗奈 

    MOMJ-099-隣のいいなり妻紗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