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长篇连载  »  【娇娇师娘】【1-2卷全】【作者:清茶淡饭】【完】
  【内容简介】凌峰是江南首富之子,拜华山派掌门为师。被拥有武林第一美誉的师娘所倾倒,从此开始了走火入魔一样的迷恋。并由此拉开江湖正邪两道的仇杀,儿女间的恩爱情仇,跨越伦理是非的爱恋……一段段波澜壮阔快意恩仇激情上演……

????作品相关

  凌峰时代的天下十大美人

  第一:静瑜:天下第一美女,玉月湖派掌门嫡传弟子。

  第二:覃畹凤:华山双凤之一,二十一 岁,武林第二美人。

  第三:南宫芸:武林第三美女,十九 岁。秦淑芬的女儿。

  第四:唐雨薇:娃娃亲,十九 岁。峨嵋派的玉女。天下第四美人。

  第五:唐思思:唐门掌门之女,十九 岁。

  第六:纪若嫣,天下第一名妓,二十二 岁。香榭居,五仙教弟子。

  第七:上官依依:泰山掌门之女,母亲梁淑珍。

  第八:沈玉君,江湖十大美人之。慕容世家的儿媳,慕容俊的妻子,二十一 岁。

  第九:谢琳岚:华山双凤之一,师娘白君仪的嫡传弟子,二十 岁。

  第十:昭阳公主,皇帝的姐姐,周皇太后与先帝的女儿。

  逍遥御女心经中的十六大名器:

  【沈洁柔】春收口荷包(田螺)

  【罗玉清】骊珠迎龙(龙珠)

  【宁无双】春水玉壶(章鱼壶)

  【沈玉君】九曲回肠(羊肠)

  【沈雁冰】飞龙在天(飞龙)

  【紫??菱】娇花嫩蕊(鸡雉)

  【白君仪】含苞春芽(鸭嘴)

  【静??瑜】玉蚌含珠(蛤蚌)

  【谢林岚】凤凰点头(鹰钩)

  【柳诗芸】比目鱼吻(前垂)

  【陆菲儿】香菱玉齿(鲱鱼子)

  【许凤凤】白玉老虎(八爪鱼)

  【雪凤凰】层峦叠嶂(千条蚯蚓)

  【唐雨薇】朝露花雨(蛞蝓)

  【覃畹凤】玉涡凤吸(海葵)

  【昭阳公主】如意玉环(梯田)

  群芳谱

  沈雁冰:继母,二十五 岁,五年前的天下第二美人。

  白君仪:华山师娘,陆青枫的妻子,陆菲儿的母亲,三十四 岁,十五年前的天下第一美人。

  宁无双:白君仪的母亲,华山上任掌门白青松之妻,五十一 岁,三十年前的天下第一美人。

  覃畹凤:华山双凤之一,二十一 岁,武林第二美人。

  谢琳岚:华山双凤之一,十九 岁。

  陆菲儿:华山掌门陆青枫之女,十九 岁。

  程小叶:华山新一代玉凤,十九 岁。

  紫菱:凌峰婢女,十八 岁。

  白菱:沈雁冰婢女,十八 岁。

  香菱:凌峰娇妻美妾四菱之一,十九 岁。

  灵蕊:华山师娘贴身婢女,十八 岁。

  秦夙:华山女弟子之一,十九 岁。

  苏婷:华山女弟子之一,二十 岁。

  静瑜:天下第一美女,玉月湖派掌门嫡传弟子。

  清瑜:玉月湖现任掌门,二十年前的天下第一美女。

  九尾狐:青菱,江湖盛传的淫贼,其实是女扮男装,十八 岁。

  蓝凤凰:十九 岁,魔教第十八代圣女,十七代圣女玉玲珑之女,也是逍遥王之女。

  玉玲珑:三十五 岁,魔教第十七代圣女,原逍遥王之妻,凌峰的魔教师娘。

  秦雪:魔教圣女玉玲珑的贴身婢女,二十一 岁。

  苏琪:十八 岁,蓝凤凰的贴身婢女。

  魔教四娇:金娇、银娇、玉娇、美娇。

  殷碧霞:西域圣女,白驼山庄的掌门,三十八 岁,青菱的母亲,逍遥王的妻子之一!

  许凤凤:前任天山派掌门之女,被师兄朱振所救,二十八 岁。

  李先娇:青城派掌门千金,十九 岁,华山派弟子王秉皓的新婚妻子,后成为寡妇。

  翠谷:点苍山掌门的爱妾,二十二 岁。

  雪琪:许凤凤的婢女,十九 岁。

  朱秀颀:太湖帮掌门朱振之女,十八 岁。

  上官依依:泰山掌门之女,母亲梁淑珍。十八 岁,武林第七美女。

  蝶恋花:蝴蝶门掌门庄之蝶美妾,二十五 岁。

  江雅凤:凌峰的初恋情人,唐雨薇的二嫂。

  杭州四美:唐雨薇、何雅蓉、黄晴晴、江敏。

  季少芬:三十三 岁,逍遥子十八娘子之一,凌峰师娘。

  梁小雨:梅花山庄儿媳,十九 岁。

  何靖雯:点苍派掌门夫人,何玉洁的母亲,三十六 岁,凌峰十八师娘之一。原配点苍山真阳子。

  何玉洁:点苍派掌门千金。何靖雯的女儿。十九 岁。

  何靖霏:何靖雯的妹妹,三十五 岁,何家掌门人。

  沈小清:天山派掌门之女,十八 岁。

  许薇薇:丐帮帮主千金,十九 岁。

  李师玲:南岳衡山掌门千金,二十 岁。

  周善祥:西宫皇太后,三十八 岁。皇上朱文冲及昭阳公主的生母。

  皇帝贴身八宫女:元珊、元瑶、元曼、元春、元蓉、元蕊、元玉、元菲。

  昭阳公主:当今圣上的姐姐,十八 岁。

  鹊翎:昭阳公主侍女,十九 岁。

  文昌公主:十九 岁,慧珍皇太妃的女儿。

  慧珍皇太妃:三十五 岁,先帝的宠妃,文昌公主的生母。

  梁湘筠:东宫皇太后,太子生母,三十八 岁。

  香萱皇太妃:先帝的宠妃,乃当今三皇子、四皇子生母。三十五 岁。

  语嫣皇太妃:先帝宠妃,二十八 岁。

  诗雅皇太妃:先帝宠妃,二十六 岁。

  李湘雪:当今皇后,十八 岁。

  宁淑贞:当今皇上的淑妃,二十一 岁。

  唐玉春:当今皇上的春妃,十九 岁。

  青诗:淑妃的贴身婢女,十九 岁。

  曼婷:淑妃的贴身婢女,十八 岁。

  周皇太后的贴身宫女:夏琳、筱雨

  柳诗芸:西门傲之妻,二十二 岁,十年前的第五大美女。

  西门婷婷,西门啸的女儿,十九 岁。

  罗玉清:柳一刀的妻子,峨眉百年最佳剑手,三十八 岁,柳诗芸的母亲。

  慕容青青:慕容世家千金小姐,十九 岁。

  沈玉君:慕容俊的妻子,江湖十大美人之一,二十一 岁。

  公孙玉真:公孙世家的千金,十九 岁。

  唐思思:唐门千金,十九 岁。

  云清师太:峨嵋派掌门,三十五 岁。

  唐雨薇:凌峰指腹为婚的妻子,十八 岁。峨嵋派四凤之首。天下第四美人。

  峨嵋四凤:妙晴、唐雨薇、妙善、妙贞。

  云静师太:云清师太的师妹,三十二 岁,云清师太之后的峨嵋派掌门。

  南宫芸:南宫世家千金,武林第三美女,十九 岁。秦淑芬的女儿。

  秦淑芬:南宫轩的二夫人,三十六 岁,南宫芸与南宫宇的母亲。

  南宫晴:南宫世家的千金,十八 岁。何碧秀的女儿。

  徐艳君:南宫轩的大夫人,四十 岁,南宫俊的母亲。

  何碧秀:南宫轩的三夫人,年仅三十三 岁,南宫晴的母亲。

  徐子珊:南宫俊的妻子,南宫宇大嫂,二十三 岁。

  宋玉芝:南宫俊的妻子,南宫宇大嫂,二十二 岁。

  南宫宇的四婢女:春琴、夏棋、秋诗、冬梅。

  天下第一名妓:纪若嫣,五仙教弟子。天下第五美人。

  五仙教五仙子:

  玫瑰仙子:季若兰,大姐,二十五 岁。

  牡丹仙子:白璐,二姐,二十三 岁。

  水仙仙子:沈宜君,三姐,二十四 岁。

  兰花仙子:杜芷兰,老四,二十 岁。

  梅花仙子:何月梅,五妹,十九 岁。

  五仙教八婢女:素华、秀珠、秀玉,素芬、紫凤、秀环、秀琼、丹凤。

  拜占庭帝国美女:爱依娜

  安南太子妾侍:韦慧王妃

  安南太子妃:颜玉春

  胡季妻室:阮四娘

  胡季女儿:胡玉娇

  安南欣茹公主:林欣茹

  侍女:兰溪、芝钰

  黎嘉欣:十八师娘之一

  黎嘉欣之女:程意涵,黎嘉欣之女。

  湘妃:李湘湘,皇后李湘雪的妹妹。

  欣妃:李欣欣。皇太妃之一,26 岁,被打入冷宫,后被凌峰收纳!

  固伦淑慧公主:女真族第一美女,女真族皇太后的女儿。

  女真族皇太后:和卓,四十二 岁,固伦淑慧公主的母亲。

  礼教司:肖碧芬,正七品,三十二 岁。

  女真族皇后:赫拉氏,十九 岁。

  新晋贵人:蔡一玲,十七 岁。

  女真族皇太妃:蔡娜妩纶,二十七 岁。

  明朝太子妃:白素芬。

  东宫皇太后的贴身宫女:纯儿

  清泉郡主:十八 岁,晋王朱济熿与晋王妃的女儿。

  晋王妃:晋王朱济熿的妻子。

  女护卫代表:秀灵(华山派)、玉婕(峨嵋派)、秀贞(华山派)梁晓晓:李琦的爱妾

  李琦妻室七人:

  正室大娘“金凤”何如月

  二娘“银凤”白巧贞

  三娘“红凤”席娟

  四娘“蓝凤”徐巧珍

  五娘“黑凤”沈玉春

  六娘“玉凤”徐春娇

  七娘“彩凤”苏玉娘

  香君太妃:香萱太妃的妹妹,实为三皇子的情人,二十 岁。

  林菀卿、文清:凌峰身边的新宫女!

  一个女真族皇太后,两个女真皇太妃、一个皇后、四个皇妃,三个公主、七个格格,另外女真各部落千金十二人,另有绝色女真美女八人,一共是三十八人。

  林蝶儿:宰相林振亮的女儿,十九 岁。

  孙凤娇:飞雁门帮主的妹妹,新十大美人

  孙凤盈:飞雁门帮主。乃是新选的天下十大美女之一叶氏杂技姐妹:叶金茹。叶金莲。

  武林世家,天津沈家:沈玉琴、沈玉琪,双胞胎姐妹花,母亲沈慧,乃十八师娘之一。外婆沈淑怡。

  天津卫府尹妻室:妻:胡秋玲????????妾:沈洁柔凌峰妻妾后宫名单

  【娇妻名册】:

  师娘:白君仪。(宁无双的女儿,陆菲儿的母亲,陆青枫的妻子。)师叔:宁无双。(白君仪的母亲)

  峨嵋派掌门:云清师太。

  南宫世家大娘徐艳君、二娘秦淑芬(南宫芸母亲)、三娘何碧秀(南宫晴母亲);南宫世家媳妇徐子珊、宋玉芝二人;

  五仙教的五仙子季若兰、白璐、沈宜君、杜芷兰、何月梅天下第一名妓纪若嫣;

  慕容世家媳妇沈玉君(慕容青青嫂子),

  西门世家媳妇柳诗芸(罗玉清女儿);

  四大世家千金西门婷婷、慕容青青、公孙玉真及南宫芸、南宫晴姐妹;唐门千金唐思思;

  凌峰的继母沈雁冰,

  魔教师娘殷碧霞(青菱母亲)、魔教圣女蓝凤凰(魔教掌门玉玲珑之女);柳一刀的妻子罗玉清(柳诗芸母亲);

  天山派掌门之女许凤凤(朱秀颀继母);

  九尾狐青菱(殷碧霞女儿),

  太湖之女朱秀颀;

  华山派三玉女覃畹凤、陆菲儿、谢琳岚;

  泰山掌门之女上官依依;

  当朝千金之躯昭阳公主;

  凌峰的旧情人江雅凤(唐雨薇的二嫂);

  师娘季少芬(梅花山庄夫人),梁小雨(梅花山庄儿媳);师娘何靖雯(点苍派掌门夫人、何玉洁母亲)、何靖霏外加师妹何玉洁(何靖霏女儿);峨嵋派玉女唐雨薇、妙晴师姐;

  天山派玉女沈小清

  天下第一美女玉月派静瑜仙子!

  华山派新玉女:程小叶

  峨嵋四凤之:妙贞

  峨嵋四凤之:妙善

  魔教圣女:玉玲珑,十八师娘之一,(蓝凤凰母亲)。

  当今皇帝的一后二妃:皇后:李湘雪。淑妃:宁淑贞。春妃:唐玉春。

  先帝的两后四妃:西宫皇太后:周善祥(昭阳公主的母亲)。东宫皇太后:梁湘筠。慧珍皇太妃(文昌公主的生母)。香萱皇太妃。语嫣皇太妃,诗雅皇太妃。

  文昌公主:慧珍皇太妃的女儿。

  拜占庭帝国美女:爱依娜

  安南太子妾侍:韦慧王妃

  安南太子妃:颜玉春

  胡季妻室:阮四娘

  胡季女儿:胡玉娇

  安南欣茹公主:林欣茹

  黎嘉欣:十八师娘之一

  黎嘉欣之女:程意涵,黎嘉欣之女。

  湘妃:李湘湘,皇后李湘雪的妹妹。

  欣妃:李欣欣。皇太妃之一,26 岁,被打入冷宫,后被凌峰收纳!

  清泉郡主:十八 岁,晋王朱济熿与晋王妃的女儿。

  晋王妃:晋王朱济熿的妻子。

  梁晓晓:李琦的爱妾

  香君太妃:香萱太妃的妹妹,实为三皇子的情人,二十 岁。

  林蝶儿:宰相林振亮的女儿,十九 岁。

  孙凤娇:飞雁门帮主的妹妹,新十大美人

  孙凤盈:飞雁门帮主。乃是新选的天下十大美女之一沈玉琴、沈玉琪,双胞胎姐妹花

  沈慧,乃十八师娘之一。沈玉琴、沈玉琪的母亲。

  沈淑怡。沈慧之母。

  天津卫府尹妻室:妻:胡秋玲????妾:沈洁柔

  【美妾三十五人】分别是:

  南宫世家原有的四美婢女:春琴、夏棋、秋诗、冬梅五仙教的八大护法:素华、秀珠、秀玉,素芬、紫凤、秀环、秀琼、丹凤凌府三菱美婢:紫菱、白菱、香菱;

  许凤凤的婢女雪琪;蓝凤凰的婢女苏琪、华山师娘侍女灵蕊;华山双娇秦夙,苏婷。

  杭州四美中的何雅蓉、黄晴晴、江敏;

  昭阳公主的美婢:鹊翎!

  李先娇(青城派掌门千金,王秉皓的妻子)

  秦雪:魔教圣女玉玲珑的婢女。

  八宫女:元珊、元瑶、元曼、元春、元蓉、元蕊、元玉、元菲魔教四娇金娇、银娇、玉娇、美娇。

  淑妃的婢女:青诗、曼婷

  侍女:兰溪、芝钰

  礼教司:肖碧芬,正七品,三十二 岁。

  女真族皇后:赫拉氏,十九 岁。

  新晋贵人:蔡一玲,十八 岁。

  女真族皇太妃:蔡娜妩纶,二十七 岁。

  固伦淑慧公主:女真族第一美女,女真族皇太后的女儿。

  女真族皇太后:和卓,四十二 岁,固伦淑慧公主的母亲。

  明朝太子妃:白素芬。

  东宫皇太后的贴身宫女:纯儿

  女护卫代表:秀灵(华山派)、玉婕(峨嵋派)、秀贞(华山派)李琦妻室七人:正室大娘“金凤”何如月;二娘“银凤”白巧贞;三娘“红凤”席娟;四娘“蓝凤”徐巧珍;五娘“黑凤”沈玉春;六娘“玉凤”徐春娇;七娘“彩凤”苏玉娘。

  林菀卿、文清:凌峰身边的新宫女!

  叶氏姐妹:叶金茹。叶金莲。

  巨鲸帮夫人:丁凤娟和女儿张凤婵。

  京城四大世家

  王家:(爷)王富宇,(父)王嘉成,(姑)王欣婷,(叔)王万成,(堂弟)王祈富王富宇四妾梁湘群,二十八 岁。

  王嘉成乃是王祈福的父亲,取由七个妻妾,生有一子三女,其中长女王淑英、次女王淑凤、三子王祈福,四女王淑贞。

  王祈福的七个娘亲:

  大娘刘诗卉,三十八 岁,她乃是王淑英的母亲;二娘郭凌芳,三十六 岁,无所出。

  三娘李嘉冰,三十五 岁,乃是王淑凤的母亲;

  四娘白芳梅,也是王祈福的亲身娘亲,同时也是王淑贞的娘亲,年纪三十六 岁。

  五娘陈艳琼,年纪二十八 岁。

  六娘七娘沈香君、沈香兰是双胞胎姐妹,也是新纳的妾侍,仅二十 岁。

  叔父:王万成,娶三妻妾,生一子一女,子王祈富,女王淑芳。

  郭雨晴:郭家四小姐,王祈福的未婚妻。

  皇宫辈分

  【母仪天下】:皇后,一人,为李湘雪。

  正一品:皇贵妃两人,白君仪和沈雁冰。

  从一品,皇妃四人,静瑜、玉玲珑、云清师太、宁无双。

  庶一品:贵妃八名,有覃畹凤、西门婷婷、季若兰、徐艳君、秦淑芬、殷碧霞、蓝凤凰、上官依依。

  正二品:正妃,十六人,何碧秀、纪若嫣、沈玉君、慕容青青、公孙玉真、南宫芸、南宫晴、唐思思、罗玉清、谢琳岚、昭阳公主、唐雨薇、柳诗芸、陆菲儿、淑妃(宁淑贞)、春妃(唐玉春)。

  从二品:贵嫔,三十二人。沈小清、妙晴、徐子珊、宋玉芝、白璐、沈宜君、杜芷兰、何月梅、许凤凤、青菱、朱秀颀、江雅凤、季少芬、梁小雨、何靖雯、何靖霏外、何玉洁、程小叶、妙贞、妙善……,属于妃子行列,贵嫔妃。

  余下诸女按职位高低,官衔分别排序,从庶二品:嫔。也成嫔妃,同属妃子行列到正三品:昭仪,从三品:修仪,庶三品:充仪。正四品:淑仪,从四品:贵仪,庶四品:月仪,正五品:婉仪,从五品:德仪,庶五品:丽仪,正六品:贵姬,从六品:姬,庶六品:容华,正七品:婕妤,从七品:贵人,庶七品:常在,正八品:美人,从八品:淑人,庶八品:小仪,正九品:承徽,从九品:宝林 ,庶九品:采女,正十品:选侍,从十品:答应,庶十品:秀女。

  第一卷 华山师娘

  序章 我爱师娘。

  打凌峰第一眼见到他师娘的时候,他从心底里发出这样的呐喊。那一年,他十九 岁,师娘三十 岁。

  师娘是凌峰见过最美的女人,据说十年前,师娘就是闻名武林的第一美人,就是现在看来,她仍然是武林第一美人。

  凌峰不是淫贼,他也不可能用淫贼的手段去对付自己的师娘,但是对于师娘那种炽热的爱情,无时无刻的在燃烧着他十九 岁的心灵。

  凌峰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祸端,一个见不得美女的祸端,居然连自己的师娘和后娘都想搞的男孩(才十九 岁,算不上男人)实在是一个大大的祸端。

  后娘沈雁冰是华山派的弟子,比师娘小五 岁,是师娘的小师妹,因为嫁给了凌峰的父亲凌卿做继室,于是就成凌峰的后娘。按理说,凌卿已经是五十多 岁的人了,一儿两女,女儿都已经三十多 岁,嫁人生儿育女了,沈雁冰怎么会嫁一个女儿比自己还大的老头。要知道,沈雁冰虽然不是武林第一美人,但也是武林公认的十大美人之一,与凌峰的师娘并称“华山双娇”当年引得多少武林豪杰的追求。

  如果说凌卿还有一点值得称道的话,只能是一样,有钱。杭州的首府,也是江南巨富,据说是富可敌国,全国的蚕丝、粮食、海盐的交易,一半集中在凌家的手上,这样的男人,自然要求的老婆也是很高规格的。

  凌卿娶过三个老婆,没有小妾。第一个为他生了两个女儿,结果在十六年前一场瘟疫中病死,于是就有了凌峰的母亲丁妮嫁入凌家,第二年就为凌卿生了凌峰,好景不长,丁妮在凌峰十 岁的时候也病逝。于是现在凌峰的后娘沈雁冰就嫁了进来。娶沈雁冰,除了因为她的漂亮之外,更重要的是她的身后有着整个华山派。凌家如此庞大的家产,单单有官府的关系还不足以维持平安,必须还要跟武林同道打交道。这些年,在武林正道上,华山派一枝独大,甚至风头盖过少林武当,加上昆仑,并称正道四大门派,华山派掌门陆青枫还是当今武林的武林盟主,据说他修炼的独孤九剑已经练到了第七重,这已经是除开山掌门郭襄好友杨过和华山传奇风清扬、令狐冲之外唯一能达到这个高度的武林精英了。

  娶了沈雁冰,凌家有了靠山,但是更重要的一点,就是凌卿要自己的家业千秋万代,那么儿子不能太弱。所以凌峰在沈雁冰三年的培训下,十五 岁的时候,被送到了华山学艺。

  华山派掌门陆青枫还在闭关修炼独孤九剑,因此是师娘白君仪接待了凌峰,并代陆青枫收凌峰为入室弟子,也是陆青枫的关门弟子。在凌峰之前,仅有六个师兄师姐,分别是大师兄陆承天、二师兄何伟秋,三师姐覃畹凤,四师兄王秉皓,五师姐谢琳岚,六师姐陆菲儿。华山派按进门时间顺序排座号,因此所有师兄弟中,其实大师兄陆承天只有二十三 岁,因为是陆青枫从小收养的,因此做了大师兄。反而是二师兄何伟秋已经二十八 岁。三师姐覃畹凤二十 岁,王秉皓二十三 岁,谢琳岚十八 岁,而陆菲儿是师娘所生,今年才十九 岁,比凌峰还小两 月。

  凌峰没来之前,华山派是“三英三凤”在江湖上是响当当的少侠美女,凌峰来了之后,变成了“三英三凤一虫”至于为什么不是“四英三凤”或者“华山七侠”一虫?什么虫?懒虫?淫虫?又或者是臭屁虫?

  看了后面的故事自然有答案了。

  第001章【师娘】

  凌峰爱师娘。

  这是他打第一眼看到就确定的事实,因为爱一个人跟喜欢一个人的心完全不一样。这一点,从心跳和思念的程度都可以体会出来,因此凌峰很确定,自己爱上了这个美丽的师娘。

  凌峰看了一眼自己的三个师兄,从他们的眼睛看到的是色狼一般的眼睛,尽管他们很含蓄也分克制,但是男人有了色心,那种眼神凌峰最能理解。

  再看三个师姐,除了还是雏儿的陆菲儿不说,覃畹凤和谢琳岚都已经是一等一的绝色美女了。

  谢琳岚穿着一身粉红的衣裙,弯眉秀目,粉面桃腮的,两只黑眼睛非常灵动,转动之时,神光熠熠,显示着她的活泼跟聪明。脸上带着阳光般的笑容,身上洋溢着浓郁的青春气息。

  而覃畹凤同样可以令任何男人目瞪口呆,灵魂出窍。谢琳岚已经算是一流美女了,可是跟覃畹凤一比,提鞋都不配。她称得上是清丽绝俗,仪态万方。那种冷淡而高傲的神态更令人有‘高山不可仰’之感,那种冷淡和高傲甚至在师娘白君仪的身上都没有看到。她甚是可以看做是年轻时候师娘的模版,尽管师娘现在并不老。

  凌峰爱死华山,这个地方怎么能又这么多的美女,就连帅哥都是帅得一塌糊涂,当然,他凌峰同样不是一般的英俊。虽然还稚嫩一点,不过假以时日,一定也是风流潇洒,迷倒万千少女的白马王子。

  师娘看着凌峰,微笑的道:“既然你是雁冰的儿子,那入门考核就免了。你在众师兄师姐当中挑一个比试,让我看看你的根基如何?”

  师娘不笑还好,这一笑,差点没把凌峰的三魂六魄都给勾走了。“没……没问题,我在家有练过!”

  师娘微笑的道:“那你就挑一个对手吧。”

  凌峰这才反应过来,打量了一下大厅的诸位师兄师姐,看着三个师兄凶神恶煞的样子,他能理解,这一点是因为自己的闯入,打破了华山原本的平衡,至少三英三凤是合配的,现在无端端多了一个人,那不成了僧多粥少?不能跟师兄对打,凌峰心里嘀咕。从小在商人世家长大,他懂得不能做亏本生意的道理,打架也是一样,不能让自己吃亏和丢脸,怎么说也要给师娘和师姐们一个好印象。

  再看三个师姐,覃畹凤就不说了,冷傲的样子,一看就知道是女强人,打不过是肯定的。谢琳岚看样子最友善,不过看那架势,应该是跟陆菲儿打最保险,谁让她最小呢!

  凌峰虽然出身在商人世家,可是他从小就是泡在药酒长大的。凌卿对自己的儿子很看重,因此特别舍得花钱,因此凌峰从小就得到名医和武林高手的指点,后来沈雁冰嫁进来,更是倾囊相授。说实在话,凌峰的脑子好使,什么都是学一遍就会,看一遍就记住。除了有点懒之外,沈雁冰对于凌峰是非常满意的,三年时间,沈雁冰的才艺就已经被凌峰学完,于是才将他送来华山。

  凌峰有了这些根基,自然是有信心打赢这个陆菲儿。

  “我就选小师妹吧……”

  凌峰带着微笑的说道。

  “是师姐,拔剑。”

  陆菲儿没等凌峰把话说完,突然娇喝一声,拔剑直刺凌峰而来。她生平最恨人家笑话她小,虽然陆菲儿年纪小,因为是掌门之女,天赋又高,十三 岁已经尽得华山真传,武功在众多师兄和师姐的面前,只比陆承天和覃畹凤低一点,比何伟秋、王秉皓、谢琳岚的武功都要高。

  凌峰哪里知道这些,急忙之下,根本连拔剑都忘记了,只见陆菲儿娇叱一声抬腕挺剑刺出。剑势轻灵,中途却圈腕斜划,但见剑光闪烁,这是华山玉女剑招中的“九梅齐放”据说武功底子深厚的才能将九朵梅花使出,如果功力和火候不够,顶多就是三朵到五朵梅花。凌峰见过沈雁冰练过此招,也不过是七朵梅花绽放,这陆菲儿小小年纪居然能使出九朵来,实在是惊人。

  靠,打不过还躲不起吗?

  凌峰一咬牙,顾不上许多,向左一冲避过剑锋,撒腿就跑。

  “嘶~~”凌峰虽然跑得及时,可是剑气逼出的梅花,还是飞到了他的衣服上,顿时将他裤子裂开一个口子,不巧就是屁股上,将雪白的屁股亮了出来。

  “师姐,饶命……”

  凌峰被陆菲儿这么一刺,觉得寒气逼人,自己是比不过了,真后悔自己平时为什么不跟沈雁冰多练习武功。招式虽然自己都记住了,可是因此太懒,很少练根基,因此内功跟不上。更何况按现在的看,沈雁冰都未必是陆菲儿的对手,自己是他的儿子加徒弟,又岂是陆菲儿的对手。

  三十六计走为上。

  华山派的凌波微步还是不错的,至少这个逃命的功夫,凌峰学得到家。

  “男子汉大丈夫,一点骨气都没有,如何做我华山弟子,看招!”

  陆菲儿不依不饶,挥剑又是刺向凌峰。

  好家伙,这陆菲儿用剑巧妙,手腕一翻撒出一片剑光,斩向凌峰的双腿。

  凌峰这个时候心里也是暗暗焦急,他已经尽了全力在逃,可还是奈何不了这个小丫头。而旁边的华山弟子都在看热闹,自己光着屁股,这成何体统。难怪江湖上所有帮派无不对华山派敬仰三分,一个小丫头都这般厉害,更不要说其他的师兄师姐了,他们下面还有一千子弟,这可都是精英啊。

  逃太过狼狈,凌峰也是骑虎难下,现在只有拼了,“呀!”

  凌峰突然一个滑倒,大叫一声。

  原本陆菲儿的一招“长河落日”是挥向他的,当时剑气大盛,俨如一道银色的长河,呼啸直奔凌峰而来。谁想到凌峰突然倒地,让陆菲儿原本胸有成竹的一剑竟然扑空了。

  “嘿嘿!”

  凌峰突然一声得意的笑着,突然一个鲤鱼打挺,伸手一旋,想抓陆菲儿的手腕,夺她的长剑。

  不料凌峰这手一探,居然径自抓到了一股鼓充满弹性的肉团,睁开眼睛一看,居然抓在了陆菲儿腾腾的酥胸……晕,十九 岁的小 女孩居然有着这么丰满弹性的胸部,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如果不是自己这抓波龙爪手抓中的话,真是说出来都没有相信。

  “混蛋,大色狼……”

  陆菲儿何时受过这样的非礼,顿时双靥飞红,杏眼带煞,顾不上淑女风范,伸出脚来。“碰……”

  的一声,重重的踢在了凌峰可怜的白屁股上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凌峰一阵椎痛,整个人就像猴子被烧屁股一样飞窜起来,从天空中划出一道弧线,重重的摔到三丈之外的草地上。

  “哼!我杀了你!”

  陆菲儿觉得不够解恨,正欲提剑冲过去。

  “菲儿,够了。”

  师娘站起了呵斥了一句,道:“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,菲儿,容不得你胡闹,否则你就上思过崖面壁去。秉皓,你带师弟回房间休息……”

  “是,师娘。”

  王秉皓毕恭毕敬的说道。

  我们的主角呢?已经瘫软的扑在草地上,就像泄气的皮球一样,因为穿着少爷锦衣,在草地上看上去特别明显,就像一条软绵绵的花花虫子趴在草地里。

  花花虫子。

  是的,就是花花虫子,这是凌峰在华山的第一个虫子绰号,也成为了华山师兄师姐的笑柄。

  第002章【授艺】

  次日醒来,凌峰觉得自己的屁股还生疼呢。洗罢脸之后,自有丫环送上早餐来用。吃过东西,二师兄何伟秋就过来了,还有下人拿来两套新衣服。尽管凌峰带上山的衣服很多,不过华山的规矩是每一个弟子必须穿着统一的服装。

  凌峰一见到二师兄到了,马上又是行礼,又是让座的,显得礼貌之极。凌峰真诚地说道:“二师兄有礼了!”

  何伟秋看着凌峰一瘸一拐的样子,就像大姑娘被破处一样走路,想起昨天凌峰的遭遇,不由轻声一笑,摆了摆手,拉凌峰坐下来,说道:“小师弟呀,今天起你就是我们华山的弟子,以后咱们都是自己人了,你就不必那么客气了。”

  凌峰两手拉着何伟秋的手说道:“以后可得请二师兄多多关照了。尤其是学艺方面,也请你严厉一些,不用客气。”

  当然,这句话绝对不是什么发自肺腑的真心话,只不过是忽悠一下罢了。

  凌峰上山的时候就想得很清楚,父亲让自己来,并不指望自己能学到多少武功,不过是混一个华山弟子的名号,跟华山的师兄弟搞好关系、增加感情,日后回来接管生意,也不怕武林同道威胁。凌卿以三年为期限,等凌峰二十 岁生日的时候,就要回杭州举行成年礼,也就是要娶老婆,生儿育女,然后接管家族生意。所以凌峰对于昨天的事情并不在意多少,对何伟秋也是恭敬有佳。

  何伟秋却不知道凌峰用意,正色道:“既然师父现在闭关中,师娘每日又有许多的事务要处理,都会顾不上你,那就由我来教你好了。只是我本事一般,不要误人子弟才好。”

  凌峰一笑,说道:“二师兄太过谦了。在这个山上,谁不知道二师兄不但本事出众,而且德高望重呀。”

  这一番好话听得何伟秋非常舒服。他知道这小子是杭州首富的儿子,她母亲又是沈雁冰,要知道沈雁冰跟师娘的关系可不一般,和他搞好关系,对自己有利无害。再说了,这小子说话也挺动听的,令自己很满意。

  何伟秋拉着凌峰站起来,说道:“光顾着跟你说话了,你来看看,这是师娘教人做的新衣服,你来试一下。”

  凌峰见到那衣服是一套青,一套白。他拿起来比量一下,倒挺合身的。“想不到师娘挺细心的,这衣服真是合身。”

  他在心里对师娘的细心跟关怀深表谢意。

  何伟秋点头的说道:“那是,我们这么多师兄师妹进来,还没有听说师娘亲自过问衣服的,你是第一个。”

  凌峰一脸笑容地说道:“那我可得好好谢谢师娘了。”

  何伟秋说道:“咱们这就去见师娘吧。她老人家也该吃完早餐了。她交待过我,让我把你带去,她有不少话要吩咐呢。”

  凌峰答应一声,简单收拾一下, 凌峰穿着新衣服,就跟着何伟秋去见师娘了。

  师娘住在后院,这时到了前厅。师娘坐在昨天那把太师椅子上,悠然地品着茶。她身着亮白的长裙,秀发高挽,明眸生辉,整个人象一朵艳丽的桃花,令人心醉。她的旁边仍是那四名丫环小心伺候着。师娘此时的样子就象皇后一样高贵,优雅,还有那一份迷人。

  师娘见二人进来了,向凌峰微微一笑,然后将丫环打发出屋,令二人坐下说话。

  师娘首先问何伟秋:“还记得昨天的话吗?”

  师娘就问凌峰:“峰儿,昨晚你住得习惯吗?”

  凌峰回答道:“挺好的,跟住在家里差不多。只是空气好像潮了点,不过我受得住。”

  师娘“嗯”了一声,说道:“以后习惯就好了。你生在大富之家,我还真害怕你住不惯华山,雁冰让我多照顾你,但是上了华山,就是华山弟子,我只能是一视同仁。辛苦是有的,但是这也是一种磨练,希望你能坚持下去,早日学有所成。”

  凌峰点点头,道:“师娘,我一定会努力的。”

  师娘点点头,道:“以后有什么事你可以找师兄师姐解决。如果他们解决不了的,就可以直接找我。只是你师傅闭关了,这里里外外的事情都是我在主持,事务太多了,有点忙不过来。幸好有你师兄师姐们的协助,不然的话,这山上的事真要叫我吃不消了。”

  凌峰说道:“事情虽多,但在师娘的手里,还不是跟玩一样嘛。师娘本事高强,是干大事的人。”

  师娘笑了笑,说道:“小孩子,嘴倒挺甜的。师娘我年纪越来越大了,精力有限,以后只想做点小事情了。那些大事留给你们男人办好了。”

  凌峰嘿嘿一笑,说道:“只是弟子还很幼稚,帮不上什么忙。”

  师娘说道:“只要你们这帮家伙不给我惹祸,捅漏子,我已经谢天谢天了。这就是帮了我最大的忙了。”

  凌峰表示道:“弟子入派之后,一定会表现得老老实实的,听师娘的话。”

  师娘点了点头,眼睛突然转向何伟秋,道:“伟秋,承天负责第二代弟子的操练,你为人稳重,我看峰儿先由你带着,如何?”

  何伟秋早有准备,立刻站起来回话道:“是师娘,我一定不负你老人家重托。”

  师娘点点头,说道:“这就好。”

  凌峰一旁听着,认真地说道:“师娘,我这刚进门,从哪里学起?”

  师娘望着精神抖擞的凌峰,说道:“先把根基练好,从基本功开始。首先教你背一些口诀。背好这些口诀后,再教你如何运用。”

  凌峰惊喜地说道:“这口诀?是不是天地阴阳,豪气滋生,太白初始,混沌未开……”

  “咦!”

  师娘一愣,道:“你怎么知道华山派的气宗口诀?”

  凌峰道:“这是我后娘教我,我早会了,她说过我迟早都是华山弟子,因此就教了我。”

  师娘点点头,道:“嗯,这也不算违反规定。虽然你知道了口诀,悟性也不错,但是还不懂运用之法,而且根基极差。你要锻练体能,必须得将身体练得跟老虎一样,才能开始练本事。”

  “练得跟老虎一样!”

  凌峰一愣一愣的。难得老虎很厉害吗?如果厉害的话,为什么还是被武松给打死了呢?我不要做老虎,要做也是做巨龙。不过就是做了龙还是不安全啊,没见那个哪吒,把海龙王的筋都抽了。唉,还是做回人比较安全,至少不会被人抽筋扒皮的。

  师娘点点头,说道:“我都想好了,每天下山去背水,运杂物,参加打铁,打柴等活动。”

  凌峰哈哈一笑,说道:“那我不成了山上的长工了吗?”

  何伟秋一旁解释道:“师弟,华山的每个弟子都是从长工开始的。”

  凌峰问道:“这做工需要多久才能过关呢?”

  师娘回答道:“这可不一定呀。多则三年,少则一年。那就看个人的体质跟能力了。”

  凌峰眨着眼睛说道:“啊呀,需要这么久呀?我以为一上山就学本事。一年就成了呢。”

  师娘笑了,说道:“学艺又不象做豆腐,那么快就能学成的。”

  凌峰点点头,说道:“看来这练武功跟苦行僧没有什么区别。”

  “天下武功出少林,因此这练根基的功夫,也是跟少林寺差不多。所有练武之人,都是从这最根本的练起。”

  师娘提醒道:“峰儿呀,欲速则不达。就算现在马上教你本事,你也不会有什么好成绩的。”

  “哦!”

  凌峰应了一声,心里想,我看师娘你细皮嫩肉的,一定没有从这最根本的练起。

  为打消凌峰的余虑,师娘望了凌峰一眼,接着说道:“峰儿,这就好比盖一所房子,如果地基没有打好的话,这房子也不会结实的。用不了多久,自己就倒了。学艺也一样,基础打不好,以后遇到的难题可就太多了。我可不想你成为学艺的失败者。”

  凌峰是个聪明人,这些简单的道理没有他不懂的。他深感自己的责任不小。他知道要想成为人上人,就得吃得苦中苦,因此凌峰在心里面已经下定决心,不打好根基,决不学艺。

  凌峰跟师娘说道:“师娘,我一切都听你的。”

  师娘一笑,说道:“我知道你是个乖孩子。伟秋,你带峰儿出去吧。”

  “是,师娘。”

  何伟秋点头,带着凌峰离开。

  第003章 【天生异禀】

  何伟秋把凌峰带到演武场上,那里正有许多弟子在练功。其他的嫡传弟子也在,象谢琳岚跟覃畹凤,还有王秉皓跟陆承天都在指点着一些弟子在做功课呢。

  何伟秋单独在跟凌峰在场上的一角,没有人在看他们。因为华山派弟子练功的时候,都是各自努力着,各练各的,没有心情去看别人。

  何伟秋先让凌峰练了几路拳脚,又令他舞了一会儿腰刀,想再度瞧瞧他的武术水平,然后又问了一些他学艺的简历。

  凌峰在讲述个人学艺史的时候,大发牢骚:“二师兄呀,别提了,人家学艺总能遇到名师,我长这么大,都不知道名师是什么样的。我一直想学艺,想得都不行了。可我老爸说啥不干,说什么我生来顽劣,不是个好孩子,总给他惹祸,本来就够让人头疼了,如果再让我学艺,我就成了混世魔王了,杭州城都得让我给折腾得天翻地覆的。人家看见我都得拐着弯走。”

  何伟秋和气地一笑,说道:“你父亲有他的考虑。他这也是为你好。不过以你的资质,如果不学艺的话,倒是挺可惜的事。”

  凌峰听了很舒服,就问道:“二师兄呀,你是个有眼光的人。以你的高明的眼光来看,我这辈子能不能学到高强的本事,能不能出人头地呢?”

  何伟秋瞅了瞅凌峰,说道:“小师弟呀,你的天赋是不错的,以后就看你怎么做了。俗话说得好,师父领进门,修习在个人呐。有没有出息,能不能成为人中之龙,最重要的是由你自己决定的,而不是别人。”

  凌峰不是笨的孩子,完全明白大师兄的意思。他是什么人,在杭州仗着父亲的财势,沈雁冰的武功,他活脱脱一个小霸王,如果不是进华山第一天就给陆菲儿臭打一顿,只怕华山也要闹翻天了。凌峰算是长了见识,这一山还有一山高,强中自有强中手。只有强者才能让人刮目相看,只有强者才能获得地位。凌峰已经做好准备,一定得当个强者。不然的话,连女人都看不上他的,更不要说自己喜欢的师娘了。

  何伟秋说道:“小师弟呀,咱们今天就正式开始训练了,你一定得挺住呀。师娘对你的期望可不小呢。”

  凌峰点头道:“我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的。”

  想到师娘,他顿时又充满了干劲。也不知道这个师傅长得如何?居然娶了师娘这样极品的女人做老婆,真是他妈的人比人气死人。想到这里,凌峰下定决心一定要学艺有成,最好把师傅也比下去,让师娘投怀入抱。

  唉,这样的登徒子想法,又如何能练好武功!

  何伟秋听到凌峰的表态,心里倒是挺认可,点了一下头,说道:“一会儿咱们就去下山背水,练练你的体能,为学艺做准备。”

  凌峰不禁问道:“二师兄,为什么不是背大石头或者其他的,背水多不好。”

  何伟秋微笑的道:“背水是讲究技巧的,水是能动的,要求平衡性和稳定性极高,要不然就会溢水而出。背水的好处就能锻炼修炼者的平衡性及应对技巧,这是石头所不能比拟的。”

  凌峰嗯了一声,表示同意。

  何伟秋解释道:“师弟,从山上到山下背水处,有几十里呢。你可要做好准备……”

  凌峰再度表态的说道:“没有问题。”

  心里却有点怕了。他从小到大,可没有做过这样苦差事。靠,原本以为背那么三五里就是了,没想到居然要背下山去,来三五十里,这简直就是要命了。

  放着家里的大少爷不做,跑来当苦力,老爸,看来这次你是看走眼了。凌峰心里暗骂自己的老爸。

  很快,二师兄何伟秋招集来背水的弟子们。那些人都是非正式的弟子,一共是几十个人。凌峰惊讶地发现,里边有十来个还是女弟子呢。看来在华山的训练之中,是男女平等的。那些女弟子虽然一脸的严肃,但都是如花似玉的,各有风姿。凌峰见了,自然心里象被猫瓜子搔过一样的痒痒。

  凌峰很快发现,华山一千弟子里面,有三百多女弟子,而且是一个比一个娇嫩漂亮,简直就是大美人。华山这地方的水真是养人,男的俊,女的美。他心里情不自禁地想,这些姑娘们以后不知道要嫁给谁呢。嘿嘿,如果都归我所有的话,那我凌峰可就成为风流皇帝了。心里这么想着,眼睛就时不时地偷看人家,人家姑娘们也发现了,倒没有瞪他,只作不见。这令凌峰大受鼓舞,以为人家姑娘对她有意思呢。

  集合好人之后,二师兄何伟秋给每个人发一只大水桶。桶上有两道背绳,正好可穿好两条胳膊,使桶贴在背上。凌峰背上桶,一副功德圆满的样子。这空桶背上来,自然跟背棉花差不多少了。就当凌峰以为这样完了,二师兄何伟秋又让大家在双腿脚腕上套上二十斤的铁块。这一下,抬脚就倍受吃力。

  “都好了吗?”

  何伟秋一声问候。

  “好了!”

  所有人异口同声的回答。

  “出发。”

  何伟秋一声令下,大家就跟着他出发了。

  当何伟秋带着这几十人经过练功弟子的身边时,覃畹凤和谢琳岚都抬头瞅过来。尽管凌峰的外形在队伍中不是最高,也不怎么出众,二位美女还是能看到她。特别是那个谢琳岚,居然还对着凌峰甜甜地笑,这一下子,令凌峰足够幻想的了,他感到人生无限美好。而覃畹凤呢,也瞅了瞅他,并没有露笑。

  看来我凌峰注定是华山的焦点啊!凌峰心里暗自高兴。在凌峰胡思乱想之际,一行人已经经过广场,向大门走去。凌峰想回头再看看两位师姐的时候,无奈杂在队伍中,目光受阻,只好往前看了。

  几十人的小队伍,在金色的阳光的照射下,大步流星地下山来。幸好凌峰的轻身功夫还不错,总算跟得上别人。下了山,居然还要穿过小镇,走了好久才到达取水的小溪。

  放着一路下山流水的小溪不取,偏偏走到这三十里外取水,这简直就是要人命。

  那是一条清澈的小溪,弯弯的,富于曲线美,还发出叮咚的响声呢。小溪从山中而来,经过此处后,流向何处便看不到了。

  大家休息一下后,将水桶装满。再背起来后,感觉可不同了。凌峰第一个感觉就是挺沉的,挺不舒服的。这是当然的了,谁背上这百十多斤的重量都会不舒服的。

  凌峰看看旁的弟子,不管舒服不舒服,都背在身上了。凌峰也不想落后,不能让人笑话呀,也痛快地背起来。在二师兄何伟秋的命令之下,一行人又开始往回走。

  凌峰一看大师兄,就多提多羡慕了。到底是师兄呀,人家就不需要背水,人家就不必象我一样服苦役,看来还得当人上人呐。其实他心里也明白,人家当初也走过这条路的。没有人能一步登天,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。忍着吧,等我凌峰学艺有成了,也可以象他一样风光了。

  由于这种训练凌峰以前从来就没有过,之前可是娇生惯养,虽然说也练过武功,而且也还算二流,但是走了一段路之后,他的速度就有点慢了,脸上有出汗的感觉。再看别的人,多数人都显能挺轻松的。不必说,人家这是多日训练的结果了。

  二师兄何伟秋走过来,宽慰凌峰说:“刚开始都会累一些的,以后慢慢地就好了。”

  凌峰冲他一笑,说道:“师兄,我明白的,我能受得住。”

  说着话,弯着腰,身子向上一用力,使桶向上移一下后,便大步前进了。

  何伟秋见了凌峰努力的样子,心里一阵微笑,心说,这个孩子虽然娇生惯养,倒有坚强的性格。很好,这样下去,准能成材的。在华山所有师兄弟中,何伟秋年纪最大,几乎跟师娘一样的年纪了,因此看着比自己小一倍的师弟,心里总是把他当成小孩一样的看待。尽管凌峰的个头已经不算小,其实凌峰早已经不是什么男孩,富家子弟,特别早熟,小小年纪的已经跟府上的丫鬟婢女都鬼混了。凌峰还特别自豪的是,自己下面比起成年男人还要粗壮,这一点,他有去杭州最大的妓院怡红楼论证过。得到的一致评价是:天生异禀,金枪不倒!

  第004章 【美女紫菱】

  当一行人走回山下的小镇时,凌峰的汗水已经满脸了。他的腿已经酸疼了,本想停下休息的,但看身边有的人比他强不了多少,人家都没有喊苦叫停,自己怎么能停呢?更何况这当中还有十多个女弟子,如果自己掉队了,那就太丢脸了。因此,凌峰是强挺着。他心中最迫切的希望就是:快停下来歇一下吧,再这样下去,只怕自己就要晕倒了。

  二师兄何伟秋似乎也看到了这些弟子中有需要休息的,因此当队伍经过一家客栈门前的空地时,何伟秋就说道:“各位师弟师妹,停下来喝口水吧。”

  大家听到吩咐,立刻欢呼一声,都将水桶从背上拿下,大口地喘息起来。

  二师兄何伟秋到客栈里要来茶水和包子馒头,让大家逐个喝水吃点东西。凌峰喝到水之后,竟大发感慨。他心说,要想成为人上人可真的不易,自己以前在家哪受过这份辛苦呢?我的功夫不好,固然是因为没有遇到名师,然而我没有下到功夫也是重要的原因之一。要想成为大师,不知道得吃多少苦,受多少罪,才能脱颖而出呢。

  大家都坐在空地上休息着。弟子们之间也互相交谈着,凌峰是新来的,根本不认识谁,想谈话也找不到合适的对象,真感到有点寂寞。

  论地位,凌峰是高于这些弟子的。别的弟子即使变成正式的,也不是嫡传。目前华山上的嫡传弟子只有七个,凌峰也在其中。就凭这一点,凌峰就得偷着乐了。但在学艺的过程中,他的学艺跟别人的程序也大致一样,没有搞什么特殊化,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,华山派门规是一律平等的。

  凌峰是闲不住的人,尤其他根本就是满脑子坏思想的冷,因此坐着的时候,他就忘记了辛劳,转头看那些女弟子。他暗暗地留意着她们,比较着哪个脸蛋最俏,哪个最白,哪个最高,哪个胸脯最大,哪个屁股最圆。那些女弟子已经注意到凌峰的带钩子的目光了。有的将头转向别处,有的装作不知,有的白了凌峰一眼。就是这眼神,就让凌峰感到艳福不浅了。他这时生起一个很强烈的愿望,那就是想趁年青时,得当上华山派的掌门。为什么这样想呢?因为他想要这些美女呀。如果不趁年青当的话,等自己老了,这些美女也就没什么可看的了,她们就象鲜花已经凋谢一般。花开须堪折啊……凌峰正想主动跟她们搭茬,想说点什么沟通一下子,但一想到严厉的山规,也就打住了。不管自己什么出身,也不管是不是富甲一方,这华山派的规矩都是老古董。如果自己不长脸,违反了门规,那是谁都救不了自己的。更何况这几个小师妹就算漂亮,也比不上师娘和师姐啊,自己犯不着为了几个小角色浪费了自己的大好前程吧。这么一想,凌峰便收起了色心,只好咽了几口口水,把到嘴的话噎回去了。

  正感百无聊赖之际,二师兄何伟秋从客栈里出来,就要下令出发了。

  这时候,从客栈里又出来一个人来,令众人的眼前一亮。这是一个美女,她的出现令凌峰身边的这些同门师妹们都黯然失色了。

  她不到十八 岁,一身紫衣,瓜子脸,皮肤白净,气质高贵,一看就不是寻常百姓家的姑娘。在场的男人们一见,都暗暗叫好。在场的人里,只有两个人认识她,一个是二师兄何伟秋,一个是凌峰。

  “紫菱?”

  凌峰望着这个美女,不由一阵惊呼。

  这个美女不是别人,正式凌峰家的丫头紫菱,她原本是凌峰的贴身丫鬟。凌峰上华山修炼,原本紫菱也是跟着去当华山女弟子,陪太子读书,也算有一个照应吧。可是沈雁冰这个要求被师娘白君仪拒绝了,师娘认为修炼就是要磨练和刻苦的,如果带着一个丫鬟在修炼,那成何体统。这样不但练习不成,而且还会影响华山其他弟子,开一个不好的先河。

  沈雁冰没有办法,只能把紫菱带下山。原本她要带紫菱回杭州的,却被凌卿告知,要把紫菱留在华山山脚下的小镇,并派来三管家和几个丫鬟下人,在小镇要了一个大庄园。凌卿要把华山小镇当成自己的大本营来经营,这一来是方便照顾凌峰,二来也是逢年过节给华山送礼,搞好与华山派的关系,因此这个庄园可以说是凌峰在华山的温柔窝,也是凌家在华山的联络站。

  紫菱知道凌峰出现在下山修炼弟子的队伍中,于是就赶来客栈守候,为的就是看一看自己心爱的小少爷。

  凌峰不知道自己父亲在小镇给自己安排了一个大庄园,因此看到紫菱出现的时候,整个人都有点发呆了,以为她还没有回去。

  “紫菱?你、你没有回杭州吗?”

  凌峰傻傻的问道。

  紫菱见到凌峰了,心里一阵阵高兴,冲他使劲的点头,先是走到何伟秋跟前,打了声招呼,然后说道:“何师兄呀,我想跟凌少爷说几句话,这可以吗?”

  何伟秋那天见过沈雁冰把紫菱带上华山,因此对她印象颇好,微微一笑,说道:“是紫菱呀,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呢?有话你只管说吧。”

  于是陪着紫菱来到凌峰跟前。

  凌峰跟紫菱一靠近,心里马上涌起一股暖流。要知道,这紫菱可是他凌峰第一个女人,记得那年十六 岁,凌峰午睡的时候,做了一个梦,梦见一群仙女围着自己,然后就是脱下衣服,跟自己缠绵……凌峰一阵大惊,顿时大叫了一声,迷迷惑惑,若有所失。那时候已经十八 岁的紫菱在床边服侍凌峰,听到他在梦中大叫,于是过来,先是替凌峰擦汗,在给他整衣的时候。紫菱刚伸手至凌峰的大腿处,只觉冰冷粘湿的一片,吓的忙褪回手来,问:“少爷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但是凌峰红着脸,他也不知道如何解释这个情况,紫菱却是个聪明女子,年纪又比宝玉大三 岁,自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。

  紫菱看到凌峰怕羞的样子,心中便觉察了一半,不觉把个粉脸羞的飞红,也不好再追问。仍旧给凌峰整理衣裳。

  凌峰看见紫菱不说话,央道:“好姐姐,我里面湿的难受,给我把裤子换了。”

  紫菱毕竟也是头一次遇上这种事情,也含着羞悄悄的笑问道:“少爷,你这是为什么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把眼又往四下里瞧了瞧,才又问道:“那是那里流出来的?”

  凌峰只管红着脸不言语,紫菱却只瞅着他笑。过了一会,凌峰才把梦中之事细说与紫菱听。说到云雨私情,羞的紫菱掩面伏身而笑。

  这紫菱原本就是凌峰的贴身丫鬟,凌家的婢女,平日深得凌峰喜欢,这个时候凌峰对男女之事也是半懂未懂,见紫菱柔媚姣俏,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,强拉紫菱上床跟自己做刚才梦境中与仙女所做之事。

  紫菱自知自己身世,能把身子给了凌峰是自己唯一可以出头的办法,于是也无可推托的,只是两人都是幼雏,未曾经历男女之事,结果在床上扭捏了半日,才寻得正确的办法,进入男女神秘的世界。

  自此,凌峰尝到了男女欢爱的乐趣,一番不可收拾,几乎是夜夜笙歌。但纵是如此,凌峰的身体非但没有累垮,反而更加的粗壮和成长快速。这也就是为什么怡红楼的姑娘称赞凌峰是天生异禀的缘故……当然,这最开心的人还有紫菱。从此麻雀变凤凰,深得宠幸。

  为此,沈雁冰还把紫菱收做弟子,跟凌峰一起传授武艺。这丫头也是聪明人,而且非常珍惜机会,训练也很刻苦,加上玉女剑本来就是女人修炼的,因此她练起来是得心应手。在来华山之前,紫菱的武功其实比凌峰的还要高一些。

  第005章 【温柔香闺】

  何伟秋见紫菱跟凌峰有话说,便很礼貌地指挥着众弟子继续赶路。众弟子纷纷背好桶,跟随着二师兄何伟秋开始行动了。那些男弟子见到这么一位美女主动要跟凌峰交淡,都大为艳羡,不明白凌峰怎么会认识这么出色的姑娘。那些女弟子们也向凌峰投来好奇的目光,心想这凌峰一定是有过人之处,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美的姑娘贴上来。凌峰的心里别提多得意了,好像自己此时已经成为一代武林宗师一样。

  等大家去远了,紫菱望了一眼他们的背影,说道:“少爷,他们都是你的同门了?”

  凌峰回答道:“是呀,我可是师傅嫡传,身份地位比他们高多了。”

  “快,把着水桶放下……”

  紫菱看着凌峰背着大水桶,心里就伤心,瞧了瞧他的外表,见他此时衣上多灰,脸上多汗,心里更加心疼,一边说着,一边给凌峰擦汗。“少爷,你上山第一天就做这样的苦力,一定累坏了吧?”

  “紫菱,我没事。”

  凌峰微笑的道:“这一点累算什么,男子汉大丈夫,必须要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要不然怎么能担负大任呢?”

  紫菱听了,心里欣慰了许多,微笑的道:“少爷,你长大了、”凌峰呵呵的说道:“紫菱,你这么说难得以前我不够大吗?”

  紫菱望了望街景,说道:“少爷,我们还是别站在这里了。你跟我先回家里吧,我们都准备好了……”

  “家!哪里的家?”

  凌峰一愣一愣的问道。

  紫菱微笑的道:“老爷让我和三管家在小镇上侍候你,以后你在山上累了,就到山下来吃我煮的菜,休息一番。我们在这里买了一个大庄园,还给你备了最好的房间,跟杭州的一样。”

  “老爸想得这么周到,实在太好了!”

  凌峰想得在华山修炼还有美女陪,这简直太棒了,高兴的说道:“紫菱,那……那我们以后是不是经常可以XXOO……”

  “羞死人了!”

  紫菱说着羞红着脸蛋,还跺了跺脚,心里却是无比的开心。

  “紫菱,快带我去看看新家。”

  拿着紫菱的时候,凌峰还不忘记要把那水桶背上。

  紫菱一笑,说道:“少爷,你把水桶放这里吧,我不会让你把水桶丢了的。我吩咐这里的伙计帮你看着的。如果这桶丢了,我就赔你一个全新的好了。而且呀,等他们走了,我帮你把水桶背到山上去。”

  凌峰哈哈一笑,说道:“你能背动吗?”

  说完之后,凌峰立刻意识到郡紫菱其实一直比自己刻苦,武功也比自己要高,因此背这水桶肯定比自己在行。

  紫菱微笑的说道:“少爷,一会儿我就背给你看!”

  说着脸上露出骄傲的神情。

  “别!”

  凌峰连忙道:“我信,我信,我有啥不信的。紫菱你可是从来不说谎的。要是你替我背这水桶上山,被其他师兄看见了,我就在华山呆不下了。”

  紫菱“嗯”了一声,说道:“咱们走吧!”

  于是,紫菱领着凌峰去了大庄园。

  这个小镇上最大的庄园比起杭州凌家还是小几十倍,不过这在镇上已经是超级豪宅了。尤其是凌峰的房间,布置特别的豪华气派,而且是按照他在杭州的房间来装饰布置的。有钱就是好,想要什么就有什么。

  紫菱仿佛看穿了他的心事,高兴的问道:“少爷,你喜欢吗?”

  凌峰四处打量着,赞不绝口的说道:“喜欢,以后我没事就偷着下山来住。”

  紫菱一笑,“嗯”了一声。

  凌峰坐在逍遥椅子上,本来还很顽皮地在上边晃悠着,活象个地主家的恶少。

  紫菱也很识趣的上前给凌峰的肩膀按摩,好好疼爱跟安慰说道:“少爷你在山上一定要注意身体,不要强求,练武是要讲究积淀的,急不得。”

  凌峰眨了眨眼,目光盯在紫菱的脸上。那绝对是一张令人心情愉快的脸蛋。“紫菱,你都快成了我后娘了。”

  “贫嘴……”

  紫菱的目光望着凌峰。目光很亮,很温暖,令凌峰感觉是在阳光里坐着一样。

  凌峰抬头望着紫菱窈窕而优美的身影。这衣服之下是藏着无边的诱惑,令人浮想翩翩。

  紫菱微笑的问道:“少爷,我听说华山的女弟子都是一等一的美女,掌门夫人更是武林第一美女,是真的吗?”

  凌峰点点头,道:“嗯,师娘真的漂亮,比后娘都要漂亮。”

  “哦!”

  紫菱听了有点失落。

  凌峰微笑的道:“不过其他的女弟子就比不上我紫菱漂亮了。”

  “你又哄紫菱开心了!”

  紫菱听了,全身欢喜的娇嗔了一句。

  凌峰趁机上前亲了一下紫菱的脸,说道:“我说的可是真的!”

  说到这里,凌峰的脸上已经有了色意。

  紫菱娇嗔的道:“我可是看见了,那个覃畹凤和谢琳岚都是挺漂亮的,她们还是江湖十大美女成员呢!”

  说着一脸的艳羡之色。

  凌峰这个时候把手也放在紫菱的胸上,感受着它的柔软跟挺拔,嘴上说道:“那也没有我们家的紫菱这样迷人和讨少爷我喜欢……”

  紫菱被凌峰的魔手摸得呼吸都有点急了,一边推他的手,一边说道:“少爷,你坏……”

  凌峰这个时候大感兴趣,色心也起来了。他一边揉着紫菱的酥胸,一边说道:“紫菱呀,我们从杭州一路过来,有半个月没干事了吧,我现在好想跟你快活一下子。”

  紫菱被凌峰摸得直扭腰,轻哼道:“可是一会儿你还要背水上山,我、我怕你累着。”

  凌峰亲吻着紫菱的脸,说道:“紫菱,咱不怕的,少爷我是越做越精神,越有力气。”

  说着吻住她的红唇,两只手更放肆地工作起来。

  紫菱被亲得轻声呻吟着,尽管身上挺好受的,却不敢大声叫出来。这种偷欢的滋味是又美又紧张的,更令人回味无穷。

  凌峰摸得兴起,解开紫菱的上衣,将一只手伸了进去,时轻时重地按着,推着,并捏弄着。

  紫菱本能地推拒着,哼道:“少爷,你每次都这么用力把我胸揉得疼疼的,我、我还没找你算账呢。”

  凌峰嘿嘿笑着,说道:“还算什么账呀,你痛快还来不及呢。咱们都是老夫老妻了,你还害羞什么。”

  说着狂吻起紫菱来。

  在她的红唇上猛舔着,猛亲着,一会儿便将大舌头伸入她的嘴里,跟她的香舌搅在一起。那两只手也没有闲着,尽管是隔着布料的吧,仍然使紫菱痒痒的。这半个月没干那事,紫菱也渴望那事了。

  本楼字节数:43839

????总字节数:3419156

????【未完待续】

????[fly]请不要吝啬你手中的“顶”,你们的“顶”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[/fly] 】

【论坛最新地址点我收藏】【信息区微信端点我关注】【教你快速升级+赚钱】